禪.缠師🙏

爱情的三种境界——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禅,乃衣单;悟,乃心我。

存档灵魂:


【文】木心





爱情,亦三种境界耳。


少年出乎好奇,青年在与审美,中年归向求知。


老之将至,义无反顾。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却看到了人心的浅薄。




很多人的失落,是违背了自己少年时的立志。


自认为成熟、自认为练达、自认为精明,


从前多幼稚,总算看透了、想穿了。


于是,我们就此变成自己年少时最憎恶的那种人。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


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看清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


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


假如生命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却不合我的志趣,那才尴尬狼狈。




无知的人总是薄情的。无知的本质,就是薄情。




一个爱我的人,


如果爱得讲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我就知道他爱我。




悲伤有很多种,


能加以抑制的悲伤,未必称得上悲伤。




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


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


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


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




一流的情人永远不必殉陨,永远不会失恋,


——因为“我爱你,与你何涉。”




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没有比粥更温柔的了。念予毕生流离红尘,就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




从未见有一只鹰飞下来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






我明知生命是什么,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听凭风里飘来花香泛滥的街,


习惯于眺望命题模糊的塔,


在一顶小伞下大声讽评雨中的战场——


任何事物,当它去掉第一重意义时,便有第二层意义显出来


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容易与我靠近,与我适合,


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


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散步在第二重意义中而俨然迷路了,


我别无逸乐,每当稍有逸乐,哀愁争先而起,


哀愁是什么呢,要知道哀愁是什么,就不哀愁了


——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做的……


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




眼看一个个有志青年,熟门熟路地堕落了,


许多“个人”加起来,便是“时代”。




爱一个人,没有机会表白,后来决计绝念。


再后来,消息时有所闻,偶尔也见面…...


幸亏那时未曾说出口,幸亏究竟不能算真的爱上。


又爱了另一个人,表白的机会不少,


想想,懒下来,懒成朋友,至今还朋友着……


光阴荏苒,在电话里有说有笑,


心中兀自庆幸,还好……否则苦了。




当愚人来找你商量事体,你别费精神


——他早就定了主意的。




人害怕寂寞,害怕到无耻的程度。


换言之,人的某些无耻行径是由于害怕寂寞而做出来的。






轻浮,随遇而爱,谓之滥情。


多方向,无主次地泛恋,谓之滥情。


言过其实,炫耀伎俩,谓之滥情。


没条件的痴心忠于某一人,亦谓之滥情。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凡是看我不起的人,我总要多看两眼。




康德的判断:“对自然美抱有直接兴趣,永远是心地善良的标志。”


此话可以反说,凡已不复善良者,乃对自然美丧失了直接的兴趣。






始终不肯背叛自己的人,即使吃了很多苦头,最终却可以笑着。



评论

热度(43)

  1.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头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3. 禪.缠師🙏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4. 香格里拉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看清世界荒谬,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5. 这里是空的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随心所记
    与其用一生去验证别人的话语,那么就早明白并实践点道理吧。
  6. 博海蓝枫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