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缠師🙏

《烟雨绵绵极短小说》

边城诗社:

文/隐山


一支烟卷在半空中呈现它的威信:一个愚蠢的男士以明智的眼神,告白双眼圣洁的女士,好像这些显得男人更成熟,说话更古老性感些,江南城的女人虽然天真,但是这是意外明厉的天真,江南城的男人皆为愚蠢。南国种满了思念,对一个所爱的人,是如此深入啊。这支烟没有眼睛没有嘴巴,却是最沉默时代最想说话的人啊,只是被大火烧的疼痛难饶。


没有人天生就必须美好,该有的罪恶唯有你知,我必须把我的罪恶隐藏,这样你才能爱上完美的我。我的完美思想把你呼吸的器官给平息。当然,江南城的车马行的很快,把你我带错路了。


小小的烟卷啊,我将你作为赌注,无论成败,只想你把我极微小的想象力给烧没,这样我再无必要去说,喜欢她,去贴服她,她就是我以后的遇见的想法。


当这支烟卷被剩余的火焰给淹没后——至今,南国的男人未给出诚意,而我是个庸俗的天才,懂得江南女子多少的心事,可是………


可是我立在江南里,女人很多,但是有趣的灵魂相对较少,暮烟会沿着一个个人的心思,慢慢地扩展,直到膨胀到死亡,你是所有女人中最难遇的女人,我说。


没有有趣的灵魂的女人是可怕的,她到底想要什么,你千次万猜,就会明白一点,就是满足她,我必须明白爱情的真理,就是那句假话,爱没有真假的,后来,虚假的爱会伤害各自的生命。


以后女人只要说一句真话,习惯为常的你,就知道,她在说反话,以后你说一句真话,你必须为这句真话付出血汗,因为你遇见了女人,你必须讲究信誉,否则,你就像小人的爱情葬送肮脏的爱情路上,君子的爱情路上荆棘蛮多。


江南城下今夜的风真大,你躲在一棵满叶树下,你看看孤独的河流,看看即使人山人海无能善终,你看看诋毁我一辈子的痛苦。是否从夏色的太阳中,有意投降下来………诞生成为一个天生温顺的小女孩


南国以北,我不知道那里抵达到哪里,应该是寒风最远的凄美………


在晕眩的红窗里,烛光很迷惑人眼啊,你坐在朦胧的窗背景中,我看不见你从哪里来,从很远的深处走去,只知,那道门始终开着,开着很灿烂,我发现………


我发现你把我一张张情信,挂在一棵树桠之上,被大雨淋漓,知道一张张纸张,铺落在泥地上,开出情花来。


江南城的风花雪月尽了,我埋怨你,没有一心一意地说一句真话,多少年的故事要被葬起来,那些花合理地放在泥土上,一支烟卷放在地上,把它葬起来,所有的夜里会变得,风雪很大,人们最不想把极微小的想法给说出,唱了一晚的空鸣,累死了早晨的鸟儿。乌鸦倒是极其的精神,把黑色的羽毛遮盖了矜持的灯光。




11/2/2018

评论

热度(16)

  1. 禪.缠師🙏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李尚隐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