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缠師🙏

存档灵魂:


每一条路都是荒径,

每一个人都是过客,

每一片记忆都是曾经。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


【文】林徽因


001.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002.
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当年,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如今岁月留下的,只是满目荒凉。


003.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004.
我们应当相信,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人间的。无论他多么的平凡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总有一个角落会将他搁置,总有一个人需要他的存在。有些人在属于自己的狭小世界里,守着简单的安稳与幸福,不惊不扰地过一生。有些人在纷扰的世俗中,以华丽的姿态尽情地演绎一场场悲喜人生。


005.
邂逅一个人,只需片刻,爱上一个人,往往会是一生。萍水相逢随即转身不是过错,刻骨相爱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我们真的是别无他法。


006.
每个人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还是信誓旦旦地承诺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多少人问过这句话。有人说,永远是明天;也有人说,永远是一辈子;还有人说,永远是永生永世。或许他们都说对了,也或许都说错了,又或许人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是永远。你曾经千里迢迢来赶赴一场盟约,有一天也会骤然离去,再相逢已成隔世。


007.
许多人都做了岁月的奴,匆匆地跟在时光背后,忘记自己当初想要追求的是什么,如今得到的又是什么。


008.
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是幸福。在阳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筑梦,是幸福。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亦是幸福


009.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


010.
有缘的人,无论相隔千万之遥,终会聚在一起,携手红尘。无缘的人,纵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无份相逢。


011.
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一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一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


012.
每个人的一生都在演绎一幕又一幕的戏,或真或假、或长或短、或喜或悲。你在这场戏中扮演的那个我,我在那场戏里扮演这个你,各自微笑,各自流泪。一场戏的结束意味着另一场戏的开始,所以我们不必过于沉浸在昨天。你记住也好,你忘了也罢,生命本是场轮回,来来去去,何曾有过丝毫的停歇。


013.
你是我种下的前因,我又是谁的果报。


014.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莫如将一切交付给时间,它会让你把该忘记的都忘记,让你漫不经心地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里。


015.
流水过往,一去不返,可为什么人总是在悲伤惆怅的时候,会无法抑制地怀念从前。或许因为我们都太过凡庸,经不起平淡流年日复一日的熬煮。想当初站在离别的渡口,多少人说出誓死不回头的话语。到最后,偏生是哪些人需要依靠回忆度日,将泛黄了的青春书册一遍又一遍翻出来阅读。


016.
人生总在祈求圆满,觉得好茶需要配好壶,好花需要配好瓶,而佳人也自当配才子。却不知道,有时候缺憾是一种美丽,随性更能怡情。太过精致,太过完美,反而要惊心度日。即使打算在人世生存,就不要奢求过多,不要问太多为什么。且当每一条路都是荒径,每一个人都是过客,每一片记忆都是曾经。


017.
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018.
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有些人,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都是没来由的缘分,缘深缘浅,早有分晓。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


019.
幸福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人生总是有太多的遗憾由不得你我去放任快乐。


020.
人说,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其实每个人都明白,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既然我们都是过客,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021.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暗伤,这个伤口不轻易对人显露,而自己也不敢轻易碰触。总希望掩藏在最深的角落,让岁月的青苔覆盖,不见阳光,不经雨露,以为这样,有一天伤口会随着时光淡去。也许真的如此,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它可以治愈你的伤口,让曾经刻骨的爱恋也变得模糊不清。


022.
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看着身边的人濒临死去,而你却没有丝毫的办法来救赎他。


023.
人的一生只有在结束的时候,才找得到真正的归宿,在这世上的其余时间里,充当的永远都是过客。


024.
王朝更迭,江山易主,世事山河都会变迁,其实我们无需不辞辛劳去追寻什么永远。活在当下,做每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去每一座和自己有缘的城市,看每一道动人心肠的风景,珍惜每一个擦肩的路人。纵算经历颠沛,尝尽苦楚,也无怨悔。


025.
无论你如何隐藏,想要挽留青春的纯真,岁月还是会无情地在你脸上留下年轮的印记与风霜。


026.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在旅程,只是所走的路径不同,所选择的方向不同,所付出的情感不同,而所发生的故事亦不同。


027.
留存一段记忆只是片刻,怀想一段记忆却是永远。


028.
流年真的似水,一去不返,看过的风景也许还可以重来,而逝去的人却再也不会回头。任由你千思万想,他除了偶然在你梦中彷徨,其余的时间都只是恍惚的印象。


029.
人间许多情事其实只是时光撒下的谎言,而我们却愿意为一个谎言执迷不悔,甚至追忆一生。


030.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

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

把苦涩尝遍,就会自然回甘。


031.
人生有太多过往不能被复制,比如青春、比如情感、比如幸福、比如健康,以及许多过去的美好连同往日的悲剧都不可重复。这样也好,既是拥有过,又何惧此刻的失去。有人说,人在世上的时间越长,失去的则会越多。因为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们而去,又无力挽回,而那些新生的绿意却总是与自己格格不入。或许这就是年轮的代价,每个人都必须付出的代价,时光不容许你讨价还价,该散去的,终究会不再属于你。


032.
人活在世上,有太多的东西是我们所不能割舍的。哪怕一个万念俱灰的人,在临死前还可能会有一丝想存活的意念。比如看到一缕和暖的阳光,看到一只闲庭信步的蚂蚁,看到一株风中摇曳的绿草。只在刹那,他或许就明白,原来活着竟是这般的好。人生往往就是如此,许多苦思冥想都参悟不透的道理,就在某个寻常的瞬间,一切都有了答案。


033.
人生聚散无常,起落不定,但是走过去了,一切便已从容。无论是悲伤还是喜乐,翻阅过的光阴都不可能重来。曾经执著的事如今或许早已不值一提,曾经深爱的人或许已经成了陌路。这些看似浅显的道理,非要亲历过才能深悟。


034.
我们都知道,姹紫嫣红的春光固然赏心悦目,却也抵不过四季流转,该开幕时总会开幕,该散场终要散场。但我们的心灵可以栽种一株菩提,四季常青。


035.
也许是我们太过忙碌,忽略了嘈杂的街市也会有清新的风景,又或许是我们在修炼的过程中,总是欠缺了一些什么重要的片段。或许,人生需要留白,残荷缺月也是一种美丽,粗茶淡饭也是一种幸福。生活原本就不是乞讨,所以无论日子过得多么窘迫,都要从容地走下去,不辜负一世韶光。


036.
所以,许多看似拥有的,其实未必真的拥有。那些看似离去的,其实未必真的离开。倘若因果真有定数,有朝一日,该忘记的都要忘记,该重逢的还会重逢。只不过岁月乱云飞渡,那时候或许已经换过另一种方式,另一份心境。而信步寻梦的人,在拥挤的尘路上相遇,也许陌生,也许熟悉;也许相依,也许背离。


037.
不是所有的过往都是美好,还有许多我们想要擦去却擦不去的残痕。有人说,疼痛的往事可以选择忘记,可纵算忘记了,并不意味着就真的不存在。既是省略不去的过程,就只好默默忍受,只当是年少不经世事所犯下的无知错误。


038.
没有什么缘分可以维系一生,再华丽的筵席也会有散场的那一天。既知如此,又何必聚散两依依。我们都是人生场景中的过客,这段场景走来了一些人,那段场景又走失了一些人。如果我们守不住约定,就不要轻许诺言,纵算年华老去,还可以独自品尝那杯用烦恼和快乐酿造的美酒。


039.

一程山水,一个路人,一段故事,

离去之时,谁也不必给谁交代。

既是注定要分开,那么天涯的你我,

各自安好,是否晴天,已不重要。


存档灵魂:





天 籁 —— 听到了永恒之声,便是听到了天籁。


【文】冯骥才

 

你仰头、仰头,耳朵像一对空空的盅儿,去承接由高无穷尽的天空滑下来的声音。然而,你什么也听不到。人的耳朵不是聆听天体而是听取俗也的;所以人们说茫茫宇宙,寥廓无声。

这宇宙天体,如此浩瀚,如此和谐,如此宁静,如此透明,如此神奇;它一定有一种美妙奇异、胜过一切人间的音乐的天籁。你怎样才能听到它,你乞灵于谁?


你仰着头,屏住气,依然什么也没听到,却感受了高悬头顶的天体的博大与空灵。在这浩无际涯、通体透彻的空间里,任何一块去彩都似乎离你很近,而它们距离宇宙的深处却极远极远;天体中从来没有阴影,云彩的影子全在山地山川上缓缓行走,而真正的博大不都是这样无藏于任何阴暗的么?


当乌云汇集,你的目光从那尚未闭合的云洞穿过极力望去,一束阳光恰好由那里直射下来,和你的目光金灿灿地相撞,你是否听到一种这激动人心的灿烂的金属般的声响?当然,你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还有那涌动的浓雾,不安的流光,行走的星球和日全食的太阳,为什么全是毫无声息?而尘世间那些爬行的蝼蚁、歙动的鼻翼、轻微摩擦纸面的笔尖为什么都清晰作响?如果你不甘心自己耳朵的愚蒙,就去听取天上那些云彩——


它们,被风撕开该有一种声音,彼此相融该有另一种声音,被阳光点燃难道没有一种声音?还有那风狂雨骤后漫天舒卷的云,个个拥着雪白的被子,你能听到这些云彩舒畅的鼾声吗?

 

噢,你听到了!闪电刺入乌云的腹内,你终于听到天公的暴怒;你还说空中的风一定是天体的呼吸,否则为什么时而宁静柔和时而猛烈迅疾?细密的小雨为了叫你听见它的声音,每一滴雨都把一片叶子做为碧绿的小鼓,你已经神会到雨声是一种天意!可到头来蒙昧的仍旧是你!只要人听到的、听懂的,全不是天体之声。

 

辽阔浩荡的天体,空空洞洞,了无内容,哪来的肃穆与庄严?但在它的笼罩之下,世间最大的阴谋也不过是瞬息即逝的浮尘。人类由于站在地上,才觉得地大而天小;如果飞上太空,地球不过是宇宙中一粒微小的物质。每个星球都有自己的性格,每个星球都有自己独特的声音。它们在宇宙间偶然邂逅,在相对时悄然顾盼,在独处中默默遐想,它们用怎样的语言来相互表达?多么奇异的天体!没有边际,没有中心,没有位置,没有内和外,没有苦与乐,没有生和死,没有昼与夜,没有时间的含义,没有空间的计量,不管用多巨大的光年数字,也无法计算它的恢宏……想想看,这天体运行中的旋律该是何等的壮美和神奇?

 

你更加焦渴地仰着头——

 

不,不是你,是约瑟夫·施特劳斯。他一直张着双耳,倾听来自宇宙天体深处的声音,并把这声音描述下来。尽管这声音并非真实的天籁,只不过是他的想象,却叫我们深深地为之感动。从这清明空远的音响里,我们终于悟到了天体之声最神圣、最迷人的主题:永恒!

永恒,一个所有地球生命的终极追求,所有艺术生命苦苦攀援的极顶;它又是无法企及的悲剧性的生命境界。从蛮荒时代到文明社会,人类一直心怀渴望,举首向天,祈盼神示以永恒。面对天体,我们何其渺小;面对永恒,我们又何其短暂!尽管如是,地球人类依旧努力不弃,去理解永恒和走进永恒。我们无法达到的是永恒,我们永远追求的也是永恒。

 

听到了永恒之声,便是听到了天籁。


来源:君知其难

《烟雨绵绵极短小说》

边城诗社:

文/隐山


一支烟卷在半空中呈现它的威信:一个愚蠢的男士以明智的眼神,告白双眼圣洁的女士,好像这些显得男人更成熟,说话更古老性感些,江南城的女人虽然天真,但是这是意外明厉的天真,江南城的男人皆为愚蠢。南国种满了思念,对一个所爱的人,是如此深入啊。这支烟没有眼睛没有嘴巴,却是最沉默时代最想说话的人啊,只是被大火烧的疼痛难饶。


没有人天生就必须美好,该有的罪恶唯有你知,我必须把我的罪恶隐藏,这样你才能爱上完美的我。我的完美思想把你呼吸的器官给平息。当然,江南城的车马行的很快,把你我带错路了。


小小的烟卷啊,我将你作为赌注,无论成败,只想你把我极微小的想象力给烧没,这样我再无必要去说,喜欢她,去贴服她,她就是我以后的遇见的想法。


当这支烟卷被剩余的火焰给淹没后——至今,南国的男人未给出诚意,而我是个庸俗的天才,懂得江南女子多少的心事,可是………


可是我立在江南里,女人很多,但是有趣的灵魂相对较少,暮烟会沿着一个个人的心思,慢慢地扩展,直到膨胀到死亡,你是所有女人中最难遇的女人,我说。


没有有趣的灵魂的女人是可怕的,她到底想要什么,你千次万猜,就会明白一点,就是满足她,我必须明白爱情的真理,就是那句假话,爱没有真假的,后来,虚假的爱会伤害各自的生命。


以后女人只要说一句真话,习惯为常的你,就知道,她在说反话,以后你说一句真话,你必须为这句真话付出血汗,因为你遇见了女人,你必须讲究信誉,否则,你就像小人的爱情葬送肮脏的爱情路上,君子的爱情路上荆棘蛮多。


江南城下今夜的风真大,你躲在一棵满叶树下,你看看孤独的河流,看看即使人山人海无能善终,你看看诋毁我一辈子的痛苦。是否从夏色的太阳中,有意投降下来………诞生成为一个天生温顺的小女孩


南国以北,我不知道那里抵达到哪里,应该是寒风最远的凄美………


在晕眩的红窗里,烛光很迷惑人眼啊,你坐在朦胧的窗背景中,我看不见你从哪里来,从很远的深处走去,只知,那道门始终开着,开着很灿烂,我发现………


我发现你把我一张张情信,挂在一棵树桠之上,被大雨淋漓,知道一张张纸张,铺落在泥地上,开出情花来。


江南城的风花雪月尽了,我埋怨你,没有一心一意地说一句真话,多少年的故事要被葬起来,那些花合理地放在泥土上,一支烟卷放在地上,把它葬起来,所有的夜里会变得,风雪很大,人们最不想把极微小的想法给说出,唱了一晚的空鸣,累死了早晨的鸟儿。乌鸦倒是极其的精神,把黑色的羽毛遮盖了矜持的灯光。




11/2/2018

爱情的三种境界——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禅,乃衣单;悟,乃心我。

存档灵魂:


【文】木心





爱情,亦三种境界耳。


少年出乎好奇,青年在与审美,中年归向求知。


老之将至,义无反顾。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却看到了人心的浅薄。




很多人的失落,是违背了自己少年时的立志。


自认为成熟、自认为练达、自认为精明,


从前多幼稚,总算看透了、想穿了。


于是,我们就此变成自己年少时最憎恶的那种人。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


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看清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


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


假如生命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却不合我的志趣,那才尴尬狼狈。




无知的人总是薄情的。无知的本质,就是薄情。




一个爱我的人,


如果爱得讲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我就知道他爱我。




悲伤有很多种,


能加以抑制的悲伤,未必称得上悲伤。




常以为人是一种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


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


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


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




一流的情人永远不必殉陨,永远不会失恋,


——因为“我爱你,与你何涉。”




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没有比粥更温柔的了。念予毕生流离红尘,就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




从未见有一只鹰飞下来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






我明知生命是什么,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听凭风里飘来花香泛滥的街,


习惯于眺望命题模糊的塔,


在一顶小伞下大声讽评雨中的战场——


任何事物,当它去掉第一重意义时,便有第二层意义显出来


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容易与我靠近,与我适合,


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


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散步在第二重意义中而俨然迷路了,


我别无逸乐,每当稍有逸乐,哀愁争先而起,


哀愁是什么呢,要知道哀愁是什么,就不哀愁了


——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做的……


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




眼看一个个有志青年,熟门熟路地堕落了,


许多“个人”加起来,便是“时代”。




爱一个人,没有机会表白,后来决计绝念。


再后来,消息时有所闻,偶尔也见面…...


幸亏那时未曾说出口,幸亏究竟不能算真的爱上。


又爱了另一个人,表白的机会不少,


想想,懒下来,懒成朋友,至今还朋友着……


光阴荏苒,在电话里有说有笑,


心中兀自庆幸,还好……否则苦了。




当愚人来找你商量事体,你别费精神


——他早就定了主意的。




人害怕寂寞,害怕到无耻的程度。


换言之,人的某些无耻行径是由于害怕寂寞而做出来的。






轻浮,随遇而爱,谓之滥情。


多方向,无主次地泛恋,谓之滥情。


言过其实,炫耀伎俩,谓之滥情。


没条件的痴心忠于某一人,亦谓之滥情。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凡是看我不起的人,我总要多看两眼。




康德的判断:“对自然美抱有直接兴趣,永远是心地善良的标志。”


此话可以反说,凡已不复善良者,乃对自然美丧失了直接的兴趣。






始终不肯背叛自己的人,即使吃了很多苦头,最终却可以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