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缠師🙏

读睡古诗词 十年无字寄天涯,怎奈人生处处家

读睡: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 配图|网络



《漂泊的日子》


文/帘卷西风


十年无字寄天涯,


怎奈人生处处家。


疲惫身心寻净土,


铅华洗尽养鱼虾。



《沁园春 踏春》


文/紫陌


斗转星移,佳节将至,日暖花嫣。


望晴空万里,群峰竞秀;长城内外,放眼山川。


百鸟齐鸣,祥云朵朵,旖旎风光归燕旋。


清风过,有李浓杏艳,妆点人间。


.


伊人几度流连,邀挚友、赋唐诗宋篇。


写笔端千字,青笺万卷;巨龙华夏,冬去春还。


翰墨浓浓,诗情漫漫,携手游园观玉兰。


回首处,看神州大地,又换新颜。



《梅兰竹菊》


文/深谷幽兰


(梅)


红梅恋雪许芳心,静雅幽香守玉魂。


傲骨含苞芬色彩,琼枝锦簇不争春。


(兰)


芊姿媚影隐深山,不如豪门不为仙。


一世熏香云水秀,芳华玉立赋笺端。


(竹)


枝繁叶茂户山村,傲立春秋万象新。


不惧风霜怀壮志,君心坦荡自修身。


(菊)


瘦骨芊芊未醒迟,金装淡雅蕊芳枝。


多姿炫彩花飞絮。绽放冬篱韵美诗。



《芭蕉雨 无常》


文/一期一会


意绪消消长长。


任清清冽冽,


悠悠漾。


远远望荫荫巷,


寂寂冷冷难寻,双双两两。


.


露浓浓月朗朗。


听缕缕风荡。


谁念念此时,


凄凄想。


忆岁岁,梦常常。


终是落落升升,


惆惆怅怅…



《南歌子 秋韵》


文/吴斌


菊开承落木,秋妍依旧香。


何须在意短还长。


看破红尘烟雨、敞秋窗。


.


凝露枯荷挺,梧桐引凤凰。


菩提无树渡汪洋。


不累空山明月、任疏狂。



《卜算子 咏香》


文/天空


山衔冷月勾,霜沁枯荷影。


雾笼潇湘碧水寒,秋在心头静。


.


不见双鹭栖,隐去蛙鸣景。


独步汀洲寻旧梦,怎把秋香咏?



读睡诗社: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2016年读睡诗社诗友合著第1册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已出版发行!


2017年读睡诗社诗友合著第2册诗集《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已出版发行!


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欢迎原创投稿!更多文章资讯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读睡

存档灵魂:


| 活 在 珍 贵 的 人 间

我不能放弃幸福

或相反

我以痛苦为生


【诗】海子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 明 天 醒 来 我 会 在 哪 一 只 鞋 子 里


【诗】海子


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

我的脚趾正好十个

我的手指正好十个

我生下来时哭几声

我死去时别人又哭

我不声不响的

带来自己这个包袱

尽管我不喜爱自己

但我还是悄悄打开


我在黄昏时坐在地球上

我这样说并不表明晚上

我就不在地球上 早上同样

地球在你屁股下

结结实实

老不死的地球你好


或者我干脆就是树枝

我以前睡在黑暗的壳里

我的脑袋就是我的边疆

就是一颗梨

在我成型之前

我是知冷知热的白花


或者我的脑袋是一只猫

安放在肩膀上

造我的女主人荷月远去

成群的阳光照着大猫小猫

我的呼吸

一直在证明

树叶飘飘


我不能放弃幸福

或相反

我以痛苦为生

埋葬半截

来到村口或山上

我盯住人们死看

呀 生硬的黄土 人丁兴旺


| 面 朝 大 海 ,春 暖 花 开


【诗】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为 什 么 你 不 生 活 在 沙 漠 上


【诗】海子


为什么你不生活在沙漠上

英雄的可怜而可爱的伴侣

我那唯一人在何方?

用酒调着火所能留下的灰  写下几首诗?


我的形象开始上升

主宰着你的心灵!

孤独守候着

一个健康的声音!


绝望之神  你在何方?

为什么你不生活在沙漠上!

我是谁手里磨刀的石块?

我为何要把赤子带进海洋?


海子躺在地方

天空上

海子的两朵云

说:


你要把事业留给兄弟  留给战友

你要把爱情留给姐妹  留给爱人

你要把孤独留给海子  留给自己


《烟雨绵绵极短小说》

边城诗社:

文/隐山


一支烟卷在半空中呈现它的威信:一个愚蠢的男士以明智的眼神,告白双眼圣洁的女士,好像这些显得男人更成熟,说话更古老性感些,江南城的女人虽然天真,但是这是意外明厉的天真,江南城的男人皆为愚蠢。南国种满了思念,对一个所爱的人,是如此深入啊。这支烟没有眼睛没有嘴巴,却是最沉默时代最想说话的人啊,只是被大火烧的疼痛难饶。


没有人天生就必须美好,该有的罪恶唯有你知,我必须把我的罪恶隐藏,这样你才能爱上完美的我。我的完美思想把你呼吸的器官给平息。当然,江南城的车马行的很快,把你我带错路了。


小小的烟卷啊,我将你作为赌注,无论成败,只想你把我极微小的想象力给烧没,这样我再无必要去说,喜欢她,去贴服她,她就是我以后的遇见的想法。


当这支烟卷被剩余的火焰给淹没后——至今,南国的男人未给出诚意,而我是个庸俗的天才,懂得江南女子多少的心事,可是………


可是我立在江南里,女人很多,但是有趣的灵魂相对较少,暮烟会沿着一个个人的心思,慢慢地扩展,直到膨胀到死亡,你是所有女人中最难遇的女人,我说。


没有有趣的灵魂的女人是可怕的,她到底想要什么,你千次万猜,就会明白一点,就是满足她,我必须明白爱情的真理,就是那句假话,爱没有真假的,后来,虚假的爱会伤害各自的生命。


以后女人只要说一句真话,习惯为常的你,就知道,她在说反话,以后你说一句真话,你必须为这句真话付出血汗,因为你遇见了女人,你必须讲究信誉,否则,你就像小人的爱情葬送肮脏的爱情路上,君子的爱情路上荆棘蛮多。


江南城下今夜的风真大,你躲在一棵满叶树下,你看看孤独的河流,看看即使人山人海无能善终,你看看诋毁我一辈子的痛苦。是否从夏色的太阳中,有意投降下来………诞生成为一个天生温顺的小女孩


南国以北,我不知道那里抵达到哪里,应该是寒风最远的凄美………


在晕眩的红窗里,烛光很迷惑人眼啊,你坐在朦胧的窗背景中,我看不见你从哪里来,从很远的深处走去,只知,那道门始终开着,开着很灿烂,我发现………


我发现你把我一张张情信,挂在一棵树桠之上,被大雨淋漓,知道一张张纸张,铺落在泥地上,开出情花来。


江南城的风花雪月尽了,我埋怨你,没有一心一意地说一句真话,多少年的故事要被葬起来,那些花合理地放在泥土上,一支烟卷放在地上,把它葬起来,所有的夜里会变得,风雪很大,人们最不想把极微小的想法给说出,唱了一晚的空鸣,累死了早晨的鸟儿。乌鸦倒是极其的精神,把黑色的羽毛遮盖了矜持的灯光。




11/2/2018

存档灵魂:


我们把世界看错了,反说它欺骗我们。
We read the world wrong and say that it deceives us.

—— Tagore 泰戈尔 《Stray Bird 飞鸟集》 

火车掠过的飞灰 
被麦芽上的露珠和阳光的投射打理干净 

时间穿梭过我的左耳 
手指飞快反射出黑色的游戏 

早晨鸟儿站稳的脚跟 
遮挡不住尘世的痕迹雨水的冲刷 

寂静在喧嚣里低头不语,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 
于是: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The burden will become thy gift, and thy sufferings will light up thy path.

—— Tagore 泰戈尔 《lover's gift and crossing 爱者之赠与歧路》

坚定你的信念吧,我的心,天会破晓的。
希望的种子深藏在泥土里,它会发芽的。

睡眠,像一个花蕾,会向阳光打开它的心,
而沉默也会找到它的声音。

“白天是近在眼前了,那时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
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Hold thy faith firm, my heart, the day will dawn.
The seed of promise is deep in the soil it will sprout.

Sleep, like a bud, will open its heart to the light, 
and the silence will find its voice.

"The day is near when the burden will become thy gift, 
and thy sufferings will light up thy path."


Persist:

存档灵魂:

悲 哀


【法】缪塞


我失去了我的力量和生命,
失去了我的朋友和欢欣,
连骄傲我也丧失殆尽,
骄傲曾使我自信满怀才情。

我认识真理的时候,
我相信她是一位朋友,
等到我了解和认识了她,
我对她已经深深地厌倦。

可是她是万古长青的,
谁在尘世对她不理会,
谁自己就会默默无闻。

上帝说话了,人们应该回答,
“人间给我的唯一的好处,
便是有时候可以自由痛哭。”

         

陈林 译